映客3年时间估值增长数百倍,如今它要上市了

映客3年时间估值增长数百倍,如今它要上市了
经历了2016年的千播大战,2017年的剧烈洗牌,进入2018年,红利消退,资本寒冬等词语不断萦绕于直播行业弄潮儿们耳际,找准机会上岸成了他们当下急迫而重要的事情。

虎牙摘得直播第一股,花椒六间房合并,主要的游戏直播平台抱紧腾讯大腿,完全靠独立发展的“独狼”映客也在寻找自己的新出路。

曲线上市未果半年后,映客再一次向IPO发起冲击。

1.不差钱的映客

过去的六月,中国互联网企业扎堆走向资本市场。无论是美股的拼多多、优信还是港股的美团、小米都离不开一个词:“流血上市”。

和这些亏损高企的公司相比,映客算得上一股清流。映客成立于2015年,曾创下直播平台100天盈利的奇迹。

2015年至2017年,映客运营利润分别为190万元、4.93亿元、8.71亿元,年内亏损分别为4941万元、14.67亿元、2.39亿元,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46万、5.68亿、7.91亿元。

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

诚然,映客这样的赚钱能力和直播风口有直接联系。上线6个月已估值30亿元,上线一年注册用户超1亿,日活破1000万,多次登顶App store免费榜首,一骑绝尘的映客迅速成为名副其实的“直播之王”。

如果说创办100天就赚钱是因为映客抓住了移动直播的大风口,那么成立三年还能持续赚钱,靠的是映客的产品、服务以及对直播的理解。

然而,不差钱并不能打消人们对映客未来的疑虑,对于即将上市的映客,人们更关心下一个三年它还能否持续赚钱,能否赚更多的钱?

2.天花板在哪里?

人们看到映客盈利能力的同时也看到了它的天花板。

从招股书能够看出,映客绝大部分收益依然是来自直播业务。从2015年到2017年,直播业务所得收益占收益总额94.6%、99.8%及99.4%。而直播业务对大客户的依赖也过重。网络广告收入甚至不足1%。

事实上,在看到映客的天花板之前,我们更应该看到,直播业务之所以能占到90%以上的收益,是因为映客将秀场直播做到了极致。

映客是第一个提出“全民直播”运营理念的直播平台,通过去工会的方式,映客让平台和主播关系更直接单纯。

奉佑生对产品调性的极端追求所形成的产品差异化,塑造了映客的品牌印象。

映客对于主播有着极为严格的规定。烟酒、胸、床这些有暧昧可能的东西这在映客是不可能出现的。在众多直播平台里,映客的特点是主播颜值高,奉佑生甚至要求用安卓手机的主播不能上首页,理由是“爱美的人都会用苹果手机”。

映客的口碑依赖于公司在技术上和产品上不断创新,映客推出的礼物、红包提现、美颜、各类互动交互和鼓励变现的功能,具备始终领先行业产品的迭代速度。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用平等的方式强关联后开始向外输出映客的品牌。一时间“上映客,直播我”成为了潮流。

基于此,映客在前三年里全力构建了直播收入的商业模式。

作为一个直播平台,映客称得上本分。在“羊毛出在猪身上”这样被奉为圭臬的互联网商业模式笼罩下的创业江湖,映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商业模式。

而映客在商业上的成功,给直播行业趟出了一条路——映客的惊人变现能力告诉人们,除了卖货,卖广告,卖游戏卖会员,中国互联网变现还有一条全新的道路:用户主动付费的体验经济。

这也促使奉佑生不断改进产品体验、为主播创造更平等的展示平台,时刻“宠着”用户。为了不想追求营收效果而影响用户体验,映客甚至刻意回避广告。

当然任何一种商业模式都不可能完美无缺,秀场直播的弊端在于空间有限且难建立壁垒。映客坚持不签约主播,这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在其他平台高价挖人时,映客几乎没有抵抗力。随着一些主播爆红后离开,主播为映客带来的红利优势卡开始被削弱。

招股书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为72.9万人,环比增长11.8%,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为92.5万人,环比下降38.6%,同比下降74.93%。

3.“独狼突围”

映客虽无远虑但有近忧。

2017年,快手、抖音崛起,短视频取代直播成为资本角力的新风口,外界普遍认为,短视频人群与直播高度重叠,且短视频平台受众更广,直播用户和收入正被短视频分流,映客也不例外。

为了尝试业务多元化,过去一年,映客推出过独立产品芝士超人,尝试过签约主播,拓展游戏直播,做过短视频,以扩张公司的版图,公司业务和组织架构也处于剧烈的调整和变动之中。

除此之外,2017年,映客还推出了几个新产品,比如用区块链技术做的德州扑克,涉及到女性派单接单的软件月猫和付费交友软件克拉等等。这些产品瞄准的人群和映客不一样,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拓展商业变现途径的考虑。

独立的新产品之外,社交也是映客过去一年试图探索的方向。去年9月,映客上线5.0版本,在首页底部导航新增附近功能,还增加了直播PK以及狼人杀等社交玩法。

今年6月,映客发布6.0版,正式开启后直播时代,重点加码社交关系:增加“动态”功能,并把“关注”标签移到首页、首位。目的在于增加高频、碎片化的联系纽带。此外,在直播列表卡片、底部导航栏,也增加了“抢红包、PK、多人电台”等多元互动选项。此外,还在直播技术层面进行革新,向旗下主播开放了六人连屏,九人连麦直播权限。

这种高频互动氛围的营造除了带来更高活跃度外,本身也拓展了多维场景,带动广告承载量和效果提升。

4.不悲不喜

和行业普遍认为直播日薄西山不同,奉佑生认为市场进入了稳定发展的健康时期。

“未来直播产品是趋同的,一二名市场比例可能是55%和35%。差异点就在于人群的积累。”而直播也不是一个昙花一现的故事:“人性对直播的需求会长期存在,直播就会长期存在。”

直播这种形态短时间内不会消弭,伴随着5G的到来,移动直播的或许有更多的想象力空间,如何利用好这种形式,为用户创造更多的兴奋点成了接下来直播平台差异化竞争的关键。

对于映客而言,找到新的营收增长点,充分盘活秀场直播,进入更多元的行业,这是映客上市之后要打的几场硬仗。

在丰富产品内容上,映客首先要做的就是强化在游戏的投入。招股书中显示,映客提到募资用途第一条就是开发游戏,目前映客正在开发一款以卡牌游戏为特色的新社交游戏,该游戏的先期投入是970万人民币,预计还将持续投入6000万人民币。

值得留意的是,映客此次IPO引入的两名基石投资者之一、将认购1000万美元映客股份的B站。比起本身“弹幕网站”的定位,B站看起来更像是一家游戏公司。2016年,B站重点发展游戏业务,该收入达到了3.42亿元,总收入达到了5.23亿元。2017年,B站总收入达到了24.68亿元,其中游戏业务贡献了20.58亿元的收入。B站模式,无疑是映客学习的好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