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香港IPO融资上市成直播平台蓄力发展

虽说大数据分析的直播行业预估走势十分亮眼,但从实际的行业现状和几家头部直播平台的用户数据增长趋势来看,这个市场并非想象中这般乐观,潜在的法律隐患和外在的行业冲击正一点点侵占着该领域的所属红利。

融资上市,用户流失依旧惨重

昨天,映客在香港举办投资者推介会,并宣布在香港联交所的主板的上市计划。今日起,该平台开始正式招股,将于7月4日定价,7月11日公布配售结果,7月12日在港交所上市,以每手1000股开始进行买卖,股份代号为3700。网传了半年将要上市的映客终于宣布在香港联交所的主板的上市计划。

映客此次计划发售428320000股股份,映客超额配股权为最多64,248,000股股份,相当于初步发售股份总数的15%。其中,90%为国际发售,余下10%在香港公开发售。

每股招股价介于3.85港元至5港元。 如果不计超额配股,映客此次IPO募资额为16.5亿港元至21.4亿港元。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B站。映客联席承销商是中金、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

与YY、虎牙正式上市前期一样,不管结果如何,在上市前的宣传力度和路演派头上丝毫没有马虎。

从映客更新的招股书中,可以发现,该平台2018年第一季度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为2525.4万人,环比增长0.30%,同比增长14.15%。而这一数据在2016的第四季度曾一度达到3000.6万人。

除此之外,该平台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72.9万人,环比增长11.80%,同比下降59.89%。而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92.5万人,环比下降38.60%,同比下降74.93%。

数据显示,不管是平台用户,还是主播数量都呈现出大幅度下降的趋势。

而这一现象,并非是映客平台独有的,即便是已经上市的YY和虎牙也没有逃过用户下降的“魔咒”。而花椒直播和熊猫直播的现状也是如此。从公开的数据可以发现,2018年一月份至五月份,花椒月度独立设备数分别为1115万、1007万、836万、767万、756万;熊猫直播分别为882万、872万、793万、801万、782万。这两家平台的用户也处于不断流失的状态。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和频繁曝出的欠薪风波不无关系,初此之外,今年监管制度的不断升级,查封和关停了不少主播账号,从而让整个直播行业都处于低落之中,用户流失是最直观趋势表现。

短视频冲击,直播行业危机四起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需要解决的负面问题除了被“盖章”的约谈查封直播间和层出不穷的欠薪风波外,短视频的异军突起也是不容忽视的行业冲击,对直播平台而言,它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可以说是危机四起。

去年,在《中国有嘻哈》中小露头角的抖音成为今年上半年的黑马应用,一时间大街小巷,只要有网络、有人的地方都会有抖音的身影。带火的一首首抖音“神曲”和走红的线下商店无一不在印证着抖音的强大冲击。

自此之后,腾讯、微博等多家平台都开始发力短视频领域,微视、酷燃的产生就是最好的说明。

虽说短视频与直播的形态有所差距,目标用户和变现模式也都有所不同,当两者的竞争依旧存在。尤其是当抖音想好“是不是要做直播”之后,短视频平台对老牌的直播平台更是拥有了强劲的冲击力。

其实短视频+直播的组合存在有很多,YY、映客、陌陌等都是满足这一模式的平台,但在短视频领域均未有过抖音的超高成绩。总而言之,即便两者可以成为共生关系,但短视频对于碎片化时间的利用和传播性均高于直播内容,从而于此带来的冲击依旧不容忽视。

造血能力,决定寿命长短

在更新迭代飞快的互联网行业中,一家平台是否拥有强大的造血能力是决定其寿命长短的关键所在。而对于直播平台而言,目前大多数的变现都还停留在主播打赏分成和广告营收这两方面,其他的变现途径几乎不复存在。

关于用户打赏意愿的调查,从艾媒咨询数据可以得知:有54.6%的直播用户表示自己看直播时没有打赏意愿,明确有打赏意愿者仅占到了总体的12.7%。而在有打赏经历的用户之中,又有54.3%的用户打赏金额不足100元。

从而仅仅依靠打赏分成来维持整个平台的健康运转并非长久之计,能否形成良性的造血闭环还需要深入去研究。

不管上市与否,就目前的阶段而言,直播平台需要寻找新的利益增长点,不管是主播的挖掘、,还是平台的带宽等等都是数额不小的支出。几大直播平台为争夺头部主播苦下血本,被网友调侃“如此大手笔,是家里有矿啊?”也能直白的感受到旁观者的实力嘲讽。

而就此状态,斗鱼却显得十分“坦然”,冯提莫的主播明星化成功案例为斗鱼带来的收益远远高于简单的打赏分成,这种主播明星化的发展成为平台有力的支撑和新的造血功能。

除此之外,在映客的招股书中可以发现,该平台宣称招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映客未来会聚焦三个方向: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由此可见,作为泛娱乐领域的头部直播平台,映客也十分重视自身的造血能力。